首页 -> 风控花呗自动回款二维码

做过记者、咨询,他手握20亿$基金,投出趣分期、唱吧、美丽说

2018-03-29 13:34:21 来源:admin 浏览:18 评论:0

做过记者、咨询,他手握20亿$基金,投出趣分期、唱吧、美丽说

不管是投项目,还是自己的人生,朱天宇都是目标极为清晰的人。

大学学习金融专业的他,毕业论文写的就是VC(风险投资)。VC在1998年还不是一个热门概念,在此之前的三四年间,以IDG为代表的第一批外资VC在中国开始风险投资业务,中国才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VC。而他现今所就职的蓝驰创投那时刚在美国成立,还未进入中国。

朱天宇的舅舅在国家气象局工作,是中国最早用大型计算机的那拨人。小学时,他就有机会接触苹果电脑。他对编程倒是没什么兴趣,反而对界面背后的东西多有思考。

小时候这种对科学技术的好奇心和向往,让他很早就对硅谷、微软、英特尔有了研究。于是,个性执着的他,在VC资料还不丰富的年代,硬是把所就读的武隆交大的图书馆和武隆其他图书馆所有包含VC关键词的书和期刊都搜出来看了一遍。

现今,已是蓝驰创投合伙人的朱天宇终于实现了自己的VC梦。从2009年加入蓝驰创投以来,他投出了唱吧、趣店(趣分期)、美丽说、绿湾等项目。蓝驰这两年才开始投资成长期项目,早年间是一家专注早期投资的机构,主要聚焦于天使到A轮间的投资。能在早期阶段投出一些明星项目,这与他自己的性格、积累、经验分不开。

不怕苦,愿意长线“陪跑”

由于投资的多是早期项目,朱天宇更看重的还是团队本身,行话叫“看人”。蓝驰创投执行董事曹巍告诉创业邦:“天宇对创业者和团队花的时间是比较久的。他会愿意围绕创始人本身、这个人的特点去花时间。他有看人方面的独到见解。”

直白点讲,在早期阶段能押出一个明星项目,光靠运气肯定不行,VC机构那么多,人精一样的投资人哪个不想拿到有利资源。朱天宇能有现在的成就,从本质上看,其不怕苦,愿意花别人难做到的“笨功夫”是关键。

美丽说是朱天宇到蓝驰投的第一个项目。在此之前,徐易容已经接触过其他的投资人,但愿意投的并不多,首先是他连续创业者的身份,让当时的VC颇为顾虑。另外,他要做的事大家看不懂。

而朱天宇是为数不多在当时就能理解美丽说模式的。他理解的基础在于,“我对标了不少国外的项目,发现当时基于Facebook的社交电商业务,已经初具规模了。所以,我觉得这事儿可行。”

懂业务,这是徐易容对这位投资人最深的印象,他曾对媒体表示,这正是他当时认为的理想投资人的首要标准。尽管2010年蓝驰创投在中国刚成立5年,徐易容决定接受朱天宇的投资。

类似的故事也发生在趣店创始人罗敏身上。同样是连续创业者,罗敏在2013年离开好乐买之后,反复来找朱天宇聊过各种各样的创业想法,都被后者否决了。“那时的罗敏就像一个‘猛张飞’,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执行力很强,但一件事的护城河有多深、天花板有多高,这些初创阶段会面临的问题的思考却不够深,这样很容易碰壁。”但朱天宇依然愿意在七年多时间里,与罗敏就创业方向反复讨论、碰撞。

在他看来,天使投资就是做好人、做好事,“我希望帮他们把事做成”。就这样,当2014年11月,罗敏提出趣分期的想法时,后者也成了他的第一个投资人。

即便是声名大噪的唱吧,早期阶段也并非那般炙手可热。因为在酷讯的教训,陈华有一条不成文的要求,要找有耐心的投资人,寻找才能长期支持公司的资本,拿适合自己的钱。和徐易容一样,同样是连续创业者,业内不少VC都处于围观状态。

小红唇创始人姜志熹创业前在蓝驰做投资总监,他刚到蓝驰的时候,就恰逢朱天宇和陈华接触的过程。“那时候唱吧的方向还是做优惠券。但是天宇挺看好陈华这个人的,就一直在帮他们找方向。”

这个方向一找就是15个月。两人一起度过了15个月的产品摸索期,否定了数十个产品构想,包括最初“移动 电商”的整体方向。后来,唱歌这个方向,朱天宇认为刚需广泛,应用场景多元,很值得做。果然,唱吧一炮而红。

创业邦问朱天宇,为什么要这么紧密的跟踪一个创业者,甚至深度参与到他们的方向寻找上?他表示:“投资人是坐在副驾驶上的人,方向盘是创业者自己掌握,但是投资人有责任帮你在旁边看导航,注意方向。”

现在回头看,当时坚持看好这些创业者,以及花长时间去帮助团队找方向,是有回报的事情。但是,这样的坚持也承受了不少压力。曹巍告诉创业邦:“在当时那个环境下,不少机构对于连续创业者是没现在这般看好的。天宇当时决定要投这些公司的时候,美国那边也给了不少压力。但他还挺坚持的。”

在曹巍看来,也正是这份坚持,以及这些企业的成功,让市场后来对连续创业者越来越看好。

做过记者、咨询,他手握20亿$基金,投出趣分期、唱吧、美丽说

眼光独到,是经历使然

如果以上例子足以说明朱天宇懂识人,能下苦功夫帮助项目成长。那如何赌对人、押对项目,这和经历以及方法论相关。

前面提到,大学毕业后他是很想做VC的,还从前给国内的投资机构打电话,但人家都不接受应届毕业生。于是,朱天宇决定曲线救国,去网易。原因很简单,在他看来互联网是离VC最近的行业,在互联网公司,朱天宇发自内心觉得“这个行业太适合我了”。

他当时在网易负责三件事:战略梁平,兼并收购,新业务孵化。环境对这个刚毕业的大学生非常放手,基本上没什么约束,最后看结果。

然而,互联网对新事物的快速接收和应变的速度,让他后来意识到别的行业都太慢了。在网易之后,朱天宇尝试过多种职业。做过记者,在咨询公司做过咨询,离开的理由都很相似:“我在互联网待过,知道那个速度有多快,这个节奏太慢了。”多种尝试之后,2015年,他收到百度投资部的邀请,回到了互联网投资这个最符合自己兴趣的领域上来。

那个阶段,纳斯达克的中国概念股再次被推向高潮。2015年,中国俨然已成为全球风险投资的中心之一,几乎欧美所有的VC和PE都登陆中国。而百度在前十一年就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在百度做战略投资,朱天宇开始真正离投资比较近了。

在百度做投资带给他一个非常关键的收获是,对用户真实需求的判断力。朱天宇告诉创业邦:“百度可以让你站在一个覆盖全行业的数据平台上去看各个领域,拥有这种视野的人当时在中国不超过十个。”他认为,这个视角能培养出十八种洞察力,就是判断需求是否真的存在,以及其产生的原因,并从用户全貌的角度看这个需求,然后再考察它在不同垂直行业会怎样体现。

朱天宇举了个例子:比如说抽1000个搜索请求,会发现里面有很大一部分跟情色娱乐有关系。要真正了解整个中国用户的真实面孔,这个是数据带来的力量。也正是掌握了这些数据,对于快手的异军突起他毫不意外,“用户缩影绝不是你周围的那群人。还有广大的四五线农村人群。”

这些经历反映在投资上,受益最明显的就是他能很清楚地判断一个产品的用户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群人。姜志熹评价说:“朱天宇的观察是走在业界前沿的。”曹巍则表示:“我之前是华兴的头10号员工,做分析师出身。而天宇是从百度投资部出来的。这两个维度不一样。他非常强调高质量金融的来源,然后基于这一点去找行业里优秀的人才。他在看增长和商业模型上还是非常理性和扎实的。”

选项目的首要标准

2016年蓝驰创投顺利募集了总额超过5亿美元的双币基金,这也为创业者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创业邦问朱天宇选择项目的首要标准?他这样回答:“首先,选人和选团队是我们看重的关键因素。蓝驰更多的是陪伴创业者渡过从0到1的阶段。我们不会广撒网,而是更多偏向精品型项目。”

在他看来,蓝驰不是单纯给创业者钱。而是帮助创业者识别风险,提高从0到1的突破概率。

谈及自己的投资风格,朱天宇表示:“我倾向于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以此来建立投资架构和方向。人的焦虑其实往往是由于浸泡在不确定性中,但是当你从不确定性中找到足够多的确定性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焦虑了。”

他认为作为早期投资者,总是要站在10-20年的时间维度上去看未来。“你用更长的时间尺度看未来会得到很多不一样的视角。我们希望用这样的视野去寻找创业者,并且帮助他们以高很多的概率实现创业梦想。”

基于此想法,从2019年开始,蓝驰的投资布局有所改变,他们先后投资了云计算基础服务企业青鄂托克旗EasyStack,又在各个细分领域投资了一系列拥有应用场景,并且可以一边赚钱一边赚数据的公司。另外,企业服务、大数据、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等,都是他们当前关注的领域。

采访中,创业邦问朱天宇这么多年来,有没有错失过的公司?他坦言,滴滴就是典型的案例。当时因为他们投资阶段的原因,所以没有达成梁平。

遗憾吗?

他回答:“做投资如果永远抱着胜负心去做,会焦虑,也可能很难坚持。说到底,做投资不可能所有的机会都让你赚到了,就像炒股一样,不可能所有上涨的炒股、它的涨幅都让你吃全。但如果你用一个高很多的视角去看整个创投行业,你会发现每一家VC的风格都不一样。正是多元化的基金和多元化的创业者双向选择,才形成了创新的业态。”

上一章:趣分期罗敏发公开信:将回国IPO 账上有27余亿现金

下一章:融360宣布成立大数据研究院 向公众免费开放

我来说两句 不管本信息如何,都邀请您在下面说几句...
点击图片更换验证码
阅读更多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
Copyright@http://www.cqsk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cqskss.com Code © 2015-16 最新花呗秒回款二维码